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我为什么要创办森熙教育

                 —— 森熙教育创办人陈启致自闭症家庭的一封信


出于对脑科学的热爱,我从事这方面研究接近二十年。很久以前我通过研究脑损伤、煤气中毒人群的大脑损伤部位对于生活和学习的影响来研究儿童的学习能力;通过研究孩子在学前、小学、中学、大学不同时期的特点,对比脑发达区域和不发达区域对孩子学习不同时期影响力,找到数学能力强弱的根本原因,以及英语、语文、作文、物理、化学等学习能力强弱的原因。。。。。直到2005年,逐步建立了具体功课优劣与大脑的关系的完整研究体系。之后,我无意中介入了儿童精神障碍领域的研究,通过研究聋哑人的学习特质、他们装上人工耳蜗后的学习过程来研究人类如何学习语言及信息进入大脑的全过程;通过研究老年痴呆症,即一个老年人从一个正常人转变成小孩,再转变成痴呆的逆过程,推导出一个发展障碍儿童成长中出现问题的原因。。。。直到2010年,我才将整个体系完善,并正式提出了真假自闭症的观点。我认为所谓“轻度、倾向、疑似、非典型自闭症”,从程度上看,他们的障碍程度较轻,有自闭症特征但不典型。从能力上看,他们往往某些方面的能力较弱,而有些方面还不错,甚至较强。这些障碍儿童其实只是正常儿童中某些能力极弱或偏弱的,短板能力的羸弱使他们更容易受到成长中的某些不好的、甚至是恶劣的因素影响,产生与自闭症相似的行为特征,而被宽泛的标准戴上了自闭症的帽子。


早在2000年,我在太原就成立了一个很小的、实验性的培训教室,主要研究解决学障儿童学习困难的问题,后来一些轻度发展障碍儿童也参与进来。多年来我接触、研究过上万个发展障碍儿童和学习障碍儿童,经过这套方法训练提高和回归社会的障碍儿童也有很多。但这比起全国几百万发展障碍儿童和上千万学障儿童的庞大数字显得微不足道。而我一直以来也从没有认真想过,我该做些什么,才能使这二十年的研究成果更有意义。


2012年的一天,我走进北京的一家著名的自闭症康复机构,来来往往的那些被以医学的名义扣上疑似自闭症、自闭症倾向、轻度自闭症、高功能自闭症帽子的孩子们,和那些严重的真自闭症在接受着千篇一律的ABA训练。在我看来这些孩子中的大多数是被误诊的假自闭症,对他们使用针对真自闭症设计的ABA方法训练,就像对一个六年级的孩子长期使用一年级的课本学习,后果可想而知。这里每天发生的故事使我震惊和担忧,我想我应该帮助这些本该和正常孩子在一起游戏的孩子。我开始认真的思考:如何让更多的孩子得到正确的鉴别与康复训练。


二年后,3岁的北京男孩“大虎”,在2岁半时被医院诊断为“自闭症倾向”,他的父母没有等到3岁再去医院坐实这顶“帽子”,而是迅速考察了北京几乎所有的机构,最终选择由我提供初期训练方案在家训练。孩子的巨大进步使他的父母再次找到我,在深入了解这套完整的训练理念和体系后,他们提醒我这些研究成果可能蕴含着难以估量的价值,他们相信如果进行成熟的运作以及形成更广泛的合作,完全可以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进而会改变无数家庭的命运。大虎的父母有着我认同的价值观、绵绵爱心、非凡的远见以及脚踏实地的态度,于是我邀请了他们帮助我实现这五十岁才有的理想。

他们的加入使森熙的发展进入了快行道。经过短短3年的努力,森熙原本发散的核心理念得到了提炼和完善,评估流程、训练体系得以规范和发展,去年还创新建立了融合及科研合作体系。现在,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完全正常的儿童)也在接受这套体系的训练,以提高孩子各方面能力,这也是唯一能够同时适合障碍儿童,也能让正常儿童参与并受益的训练体系。


森熙的理想和初衷是用自己的核心技术,普惠更多的自闭症孩子和家庭。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开办更多的学校,因为即使做出100个学校,每年帮助上万个孩子,对于几百万个仍在苦难中挣扎的自闭症家庭来讲仍是杯水车薪。因此,我决定森熙不再直营开办自己的自闭症培训学校,转由比我更专业、更有能力的平台来完成。而我会作为技术支持者和研究者,在新搭建的科研平台上进行理论的完善和技术的突破。我相信,总会有一天,我们的理念和方法将真正帮助所有的家庭,那些找不到我的孩子,绝望无助中的家长能够从中受益,走上回归之路。这是我创办森熙的意义,是我努力的意义,也是我人生的意义。


视听资料

给我们留言

© 2016 北京森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61612号-1 版权所有

预约免费评估或参加试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