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我为什么要创办森熙教育

                 —— 森熙教育创办人陈启致自闭症家庭的一封信


出于对脑科学的热爱,我从事这方面研究接近二十年。很久以前我通过研究脑损伤、煤气中毒人群的大脑损伤部位对于生活和学习的影响来研究儿童的学习能力;通过研究孩子在学前、小学、中学、大学不同时期的特点,对比脑发达区域和不发达区域对孩子学习不同时期影响力,找到数学能力强弱的根本原因,以及英语、语文、作文、物理、化学等学习能力强弱的原因....直到2005年,逐步建立了具体功课优劣与大脑的关系的完整研究体系。之后,我无意中介入了儿童精神障碍领域的研究,通过研究聋哑人的学习特质、他们装上人工耳蜗后的学习过程来研究人类如何学习语言及信息进入大脑的全过程;通过研究老年痴呆症,即一个老年人从一个正常人转变成小孩,再转变成痴呆的逆过程,推导出一个发展障碍儿童成长中出现问题的原因。。。。直到2010年,我才将整个体系完善,并正式提出了真假自闭症的观点。我认为所谓“轻度、倾向、疑似、非典型自闭症”,从程度上看,他们的障碍程度较轻,有自闭症特征但不典型。从能力上看,他们往往某些方面的能力较弱,而有些方面还不错,甚至较强。这些障碍儿童其实只是正常儿童中某些能力极弱或偏弱的,短板能力的羸弱使他们更容易受到成长中的某些不好的、甚至是恶劣的因素影响,产生与自闭症相似的行为特征,而被宽泛的标准戴上了自闭症的帽子。


早在2000年,我在太原就成立了一个很小的、实验性的培训教室,主要研究解决学障儿童学习困难的问题,后来一些轻度发展障碍儿童也参与进来。为了精准的训练这些孩子的短板能力,我们根据能力的方向做了细分。我们必须确定什么样的孩子我们无法提供帮助以及每一个孩子其真正影响认知发展的短板能力在哪里,这是我们提升训练效率的关键。他们有的胆小、遇到困难退缩,造成无法适应环境、不敢尝试任何新的事物。有的感知力、专注力极弱,造成了听而不闻、视而不见,环境信息进入大脑的效率极低,导致形成了系统的认知障碍。有的控制力弱,造成了多动、倔强、脾气暴躁。我们通过从重到轻的辅助其大量运动,令其完成他需要付出艰苦努力才可以完成的任务,有效的增强其运动控制能能力,进而产生改变。在大运动后立刻施行我们的认知训练,就会对其最终的理解力提升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就是我们这套训练方法的核心理念。多年来我接触、研究过上万个发展障碍儿童和学习障碍儿童,经过这套方法训练提高和回归社会的障碍儿童也有很多。但这比起全国几百万发展障碍儿童和上千万学障儿童的庞大数字显得微不足道。而我一直以来也从没有认真想过,我该做些什么,才能使这二十年的研究成果更有意义。


2012年的一天,我走进北京的一家著名的自闭症康复机构,来来往往的那些被以医学的名义扣上疑似自闭症、自闭症倾向、轻度自闭症、高功能自闭症帽子的孩子们,和那些严重的真自闭症在接受着千篇一律的ABA训练。在我看来这些孩子中的大多数是被误诊的假自闭症,也就是正常儿童中某些能力偏弱的孩子。对他们使用针对真自闭症设计的ABA方法训练,就像对一个六年级的孩子长期使用一年级的课本学习,后果可想而知。这里每天发生的故事使我震惊和担忧,我想我应该帮助这些本该和正常孩子在一起游戏的孩子。我开始认真的思考:如何让更多的孩子得到正确的看待与康复训练。


二年后,3岁的北京男孩“大虎”,在2岁半时被医院诊断为“自闭症倾向”,他的父母没有等到3岁再去医院坐实这顶“帽子”,而是迅速考察了北京几乎所有的机构,最终选择由我提供初期训练方案在家训练。孩子的巨大进步使他的父母再次找到我,在深入了解这套完整的训练理念和体系后,他们提醒我这些研究成果可能蕴含着难以估量的价值,他们相信如果进行成熟的运作以及形成更广泛的合作,完全可以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进而会改变无数家庭的命运。大虎的父母有着我认同的价值观、绵绵爱心、非凡的远见以及脚踏实地的态度,于是我邀请了他们帮助我实现这五十岁才有的理想。2014年,我们共同创办了北京森熙教育。经过短短几年的努力,森熙的核心理念得到了完善,评估、训练、融合以及科研体系也形成了完整的系统和规范。他们的二女儿是完全正常的孩子,也曾接受这套体系的训练,以提高孩子各方面能力,这也是唯一能够同时适合障碍儿童,也能让正常儿童参与并受益的训练体系。


北京的几年森熙得到了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模仿真假自闭症的理念、隐晦甚至摒弃ABA的训练体系,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认同真假自闭症理念、认同竹笋训练的有效性。但创新者往往被当做挑战者而被既得利益者所打压。面对仿佛不容置疑的权威和牢不可破的行业壁垒,我逐渐确信这是一条并不平坦的理想之路。


但我坚信,当前社会创新的主旋律也给不畏艰难的人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创新给整个社会的进步带来了勃勃生机,权威的壁垒也远远未成定局。在新技术层出不穷的变革时代,传统权威的理论被颠覆其实在过去、现在以及未来都不会停止。总有一天,旧的格局会被打破,而现在奉行的真理没有人敢说在未来不是谬误。短短几十年的自闭症领域更是如此,科学的认知仍然趋于空白,给颠覆式创新提供着可能性。森熙的使命就是在自闭症领域里产生创新性的突破。


森熙的理想与初心是用自己的核心技术普惠更多的自闭症孩子,而不是要开办更多的学校。因为即使做出100个学校,每年帮助上万个孩子,对于几百万个仍在苦难中挣扎的自闭症家庭来讲仍然是杯水车薪。因此,北京森熙将成为真假自闭症理念的传播者,竹笋训练体系的输出者、挑战新的科学问题的研究者。而开办培训学校的事情转由比我更专业、更有能力的人与平台来完成。我将作为技术支持和研究者,在新搭建的科研平台上进行理论的完善和技术的突破。


我期待,也相信,总会有一天,我们的研究终将被科学所验证,我们的理念和方法将真正帮助到所有的家庭。那些曾经被定义成“自闭症”的孩子,和绝望无助的家长能够从中受益,获得正常生活。这是我创办森熙的意义,是我努力的意义,也是我人生的意义。


视听资料

给我们留言

© 2016 北京森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61612号-1 版权所有

预约免费评估或参加试训

关闭